您的位置:402cc永利手机版 > www.402.com > 一个在高空,水星游览能或不可能成

一个在高空,水星游览能或不可能成

2019-08-23 12:25

图片 1

文章题图:NASA/Robert Markowitz

 

“这些样本十分宝贵。”克里斯·奥尔克(Chris Olker)这样描述小鼠粪便。他是一名研究员,负责其中一些检验。一提起他繁育、解剖和研究的小鼠,奥尔克就充满了热情。

双子研究

大约一半的研究内容在航天领域是史无前例的。NASA和俄罗斯航天局已经就人体如何适应太空飞行进行了长时间的探讨。但这次的双胞胎研究则首次将这类探讨带入了现代基因组学领域。

这项研究是第一个比较两位分别置身在太空和地球、有着完全相同基因的人类的研究。双胞胎之中的一个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暴露于宇宙辐射以及近乎零重力的环境下,而另一个则呆在地球进行正常的生活。除了对凯利兄弟进行全基因组测序,科学家们还将探讨基因表达情况、基因标志物、染色体缩短情况等等衡量健康与衰老的指标。

根据NASA的介绍,整个研究内容将分为四个部分。

  1. 人体生理学:
    生理学方面的研究着眼于航天环境如何改变心脏、肌肉和大脑等器官,包括与动脉粥样硬化、体液转移、视觉损伤以及颅内压方面的研究;
  2. 行为健康:
    这个方面的研究内容关注太空环境下宇航员的认知推理、决策和警觉性的变化。有宇航员报告称,在轨道上工作时感到大脑的警觉性下降,并且思维反应速度也变慢了;
  3. 微生物学:
    研究主要调查双胞胎的饮食差异和应激物情况,并了解它们如何影响双胞胎的肠道菌群。之前研究人员已经研究过宇航员在太空时的肠道菌群变化,而这次将更进一步,因为凯利兄弟的肠道微生物在一开始是相似的。兄弟俩将记录自己每日的食物,只是马克不受限于冷冻干燥的太空食品;
  4. 分子学/组学:
    这个领域的研究将主要包括航天环境可能导致的基因表达变化,以及辐射、幽闭环境和微重力等条件对蛋白质和代谢物的影响。这方面的研究囊括了为数最多的课题。

康奈尔医学院的遗传学家克里斯托弗·梅森(Christopher Mason)研究DNA与RNA的甲基化。“这次的研究将为我们呈现人类有史以来最全面的分子信息。”他说,“而且,还是双份的!”

“虽然只有一双胞胎,但我们将分别在飞行前、飞行中和飞行后都进行研究。”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的辐射生物学家苏珊·贝利(Susan Bailey)说道,“最后我们会得到足够好的数据以得出统计学显著的结论。”贝利的团队着眼于关于端粒的研究。端粒位于染色体末端,会随着人年龄的增长而缩短。在太空中,由于宇宙射线的作用,端粒的损耗可能会加速。贝利认为,一年后,斯科特的端粒会比马克的更短。了解这一现象背后的原理,将对理解人们在地球上衰老产生广泛影响。

医生们可能从更广阔的视角解决与衰老或疾病有关的一般问题。珍妮弗·哈里斯(Jennifer Harris)是一位遗传流行病学家,她表示,通过研究哪些基因会在太空中发生表达变化,研究者能更好地理解生理变化背后的基因通路。哈里斯专攻双胞胎研究,但并没有参与这项研究。她认为:“这项重要的研究产生的巨大影响将不限于双胞胎群体之内。”——如果这些结果能够公开的话。

(编辑:Calo)

研究人员希望通过这一信息,探索昼夜节律扰乱与小鼠——以及人类——其他系统之间的联系。NASA打算将这些经验纳入火星登陆计划。从地球到火星,宇航员要经历九个月的航行,而且他们在火星上的驻留时间未定。(火星重力不到地球的一半。)

更新:美国东部时间2016年3月1日晚,已经在国际空间站上度过340天的美国宇航员斯科特·凯利和俄罗斯宇航员米哈伊尔·科尔尼延科一道乘坐俄罗斯的“联盟号”飞船从空间站返回地球。科学家们随后将能够对斯科特和他在地球的兄弟马克进行一系列监测比较。

空间站的数据被发送到阿拉巴马州的马歇尔太空飞行中心,接受存储与归档。相关数据还会被发送至佛罗里达州的肯尼迪航天中心,在那里,技术人员将小鼠生存环境程序化,以匹配国际空间站的环境条件。相对于太空小鼠,地球小鼠存在三天的同步延迟,以便团队基于空间站的准确测量数据,对环境进行复制。从温度、湿度到二氧化碳含量,一切条件都严格匹配国际空间站;从动物处置、喂食到换笼,一切程序也都保持一致。

(Jerrusalem/编译)在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的宇航员斯科特·凯利(Scott Kelly)于3月28日前往国际空间站执行为期一年的太空任务的同时,他也将展开一项前所未有的研究,探秘人类在长期太空旅行中可能发生的生物学变化。

国际空间站上的生活会如何影响肠道菌群?研究人员正在展开实验。

孪生悖论

爱因斯坦曾提出过一个著名的“孪生悖论”:想象有一对双胞胎兄弟,其中的一个进行着相对论速度的宇宙旅行,而另一个则停留在地球上。若干年后,当前者返回地球时,他会发现自己比他的双胞胎兄弟年轻了许多。虽然这次的研究不会那么“高速”,不过仍然有着重大意义。

研究的想法最开始来源于凯利兄弟自己。斯科特已经有180天的太空经历,而这次,他将与俄罗斯宇航员米哈伊尔·科尔尼扬科(Mikhail Kornienko)在地球轨道上呆整整一年。(而和他们一同出发的宇航员根纳季·帕达尔卡则会停留6个月,届时他将打破目前总停留太空时间的记录,803天。)

至于马克呢,他在2011年退役前进行过4次,总计54天的短途航天飞机飞行。而当斯科特返回地球时,他积累的太空飞行时间将是马克的近10倍。这就是区分这对双胞胎的关键点:不同的太空暴露时间。

斯科特·凯利对《自然》表示:“马克的太空经历与我有很大的不同。他呆的时间比较短,不足以让他适应太空环境,并对这种环境感到自然。而我可以。”

这对双胞胎已经提供了他们的血液、唾液、尿液以及粪便样品。从斯科特在太空的时候到他回来之后,这项工作将定期持续进行。双胞胎还将就分析结果的含义进行遗传咨询。只有10位主要研究者能得到所有的全基因组信息。

如果没有双胞胎的同意,他们将不能够发表结果。换言之,这个价值150万美元的双胞胎研究的结果可能会永远不见天日。因为凯利兄弟们进行的是全基因组测序。 如果他们发现自己的基因序列中有他们不愿公开的敏感的信息——比如易患某些特定的疾病——那么研究结果或许永远不会发表。NASA约翰逊航天中心的人类研究项目副总科学家克雷格·坤德罗特(Craig Kundrot)说:“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我们不可能预料到会发生怎样的事情。”

克雷格指出,遗传信息的采集将对未来的宇航员产生重大影响。比如,如果一个宇航员的基因组表明他或她对空间辐射电离作用有遗传敏感性,那么这些信息很可能影响NASA在考虑送谁上太空时所做的决定。

在过去,NASA曾大肆宣传其对宇航员约翰·格伦(John Glenn)进行的监测研究。约翰曾在1962年进入过地球轨道,并在77岁高龄再次乘坐航天飞机翱翔天宇。不过,对于他衰老机体的研究除了显示约翰仍然能承受进入太空的压力之外没得到太多结果。相比之下,这次的双胞胎研究可能能获得更多有用的数据——地球上呆着一个基因完全相同的双胞胎,长时间的样品采集。“这给了我们更多的能力。”西北大学的神经生物学家玛莎·维塔特纳(Martha Vitaterna)说道。

图片 2双胞胎宇航员马克·凯利(左)和斯科特·凯利(右)。图片来源:issetdirectorblog.wordpress.com

对于今年登陆空间站的20只小鼠而言,它们的粪便虽不会如此“绚烂”,但终究不乏戏剧性。它们于6月29日发射升空,前往空间站,将围绕微重力对机体和内部节律的影响,为科学家提供数据,而其中一部分数据,就将从它们的粪便中截取。

研究人员将大量收集斯科特的基因组、分子及生理数据以及其他资料,并将它们和他呆在地球上的双胞胎兄弟——前宇航员马克·凯利的资料做比较。数据上的差异或许能揭示人体是如何应付极端环境的。

之前,这场精心规划的任务就遇到过麻烦。升空前,因为一只桀骜不驯的小鼠,团队乱成了一团。“对于该送哪一批老鼠上天,我们是改变过主意的。”维塔特纳说。从小鼠的体重到外形,她“近乎痴迷”地观察着它们的方方面面;所以,当看到其中一只跳出笼子时,她开始担心:它会不会在太空制造麻烦?于是,团队启动了应急计划——无数应急预案中的一个——决定把去太空和留在地面的小鼠整批对调,而此时,距离最终发射只剩一周左右的时间。如今,差点没去成太空的小鼠们正在无重力环境下睡眠、排便,而那些过度活跃的小鼠则留在了地球上,充当控制组。

图片 3别让那抹胡子欺骗了你的眼睛: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的宇航员斯科特·凯利(Scott Kelly,右)和他兄弟马克(Mark Kelly,左)可是同卵双胞胎。图片来源:Robert Markowitz/NASA

“双胞胎任务”的意义也正是在此。今年晚些时候,实验的详细情况才会公布。谈及这些实验,维塔特纳有些遮遮掩掩。但聊到小鼠粪便有朝一日也许能帮助人类登上火星,她立刻卸下了防备。“可以从废物中收获那么多,感觉棒极了。”她笑着说,“就好像变废为宝一样。”

虽是双胞胎,但凯利兄弟在地球和太空中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相比之下,在“啮齿类研究7号”任务中,小鼠们的生活受到了更多的限制(而且可预测性更强)。它们栖居于同样的笼子,进食同样美味的鼠粮,一切都在同步环境条件下进行。太空小鼠生活在封闭的笼子内,笼子装有金属网格,可供漂浮的小鼠抓握,还有一些设计,旨在将小鼠与其排泄物隔离,并避免粪便进入空间站其他区域。在地球上,控制组的小鼠们也有完全相同的笼子和居住条件(唯一不同的就是重力了。)

小鼠实验也不能等同于“双胞胎研究”,说“兄弟实验”倒是可以。

尽管所有小鼠都将接受一连串的试验,但相对于地球,太空版的试验更需要一双巧手。在地球上,要收集小鼠粪便,或做一个小实验,这些都轻而易举;但没有了重力的协助,要操作一只扭来扭曲的小鼠,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在这种棘手的条件下,每两周时间,宇航员都要从每只小鼠那儿,收集一颗珍贵的粪便。他们要测量每只小鼠的体重和骨密度,整个实验期间至少两次;还要给小鼠抽血,并用摄像机拍摄小鼠的栖息空间,共计三次,每次48小时。30天后,他们将对其中10只进行“处理”(安乐死并解剖的委婉说法)。幸存的10只可以再活两个月,但等待它们的将是同样的命运。

就这样,塔瑞克意外走上了粪便研究之路。原来,一个人惯常的睡眠-觉醒周期被打破后,其肠道菌群也会发生改变。随着认识的深入,肠道菌群对人体健康的影响日益显现。如今,很大一部分时间里,塔瑞克和维塔特纳都在探究肠道菌群对昼夜节律的影响。

但塔瑞克的日常还是挺接地气的:他研究的是睡眠。我们对生物节律的了解,很大一部分都是拜他所赐,包括他曾经发现了一种基因,它似乎掌管着哺乳动物的24小时生物钟。这个生物钟使哺乳动物随着太阳的起落同步作息,还运行着睡眠、体温等系统,并影响着诸如体重、患病倾向等方方面面。

小鼠粪便中隐藏的数据将告诉我们,重力的缺失会不会影响肠道菌群,如果会,它们又是如何影响的。肠道菌群是一个有着微妙平衡关系的微生物群体,影响着免疫力、体重、癌症风险、心理健康、糖尿病等身体的各个方面。

翻译:雁行

“我们正在把生物学引入太空项目。”塔瑞克说。他跟NASA合作多年,帮助应对太空飞行对人体的挑战。不论坐在杂乱的办公桌前,还是漫步于实验室大厅内,塔瑞克只要一提起外太空,就会神采奕奕。他身穿印有NASA标识的牛仔外套,诗意盎然地谈论着过往,比如曾让仓鼠搭乘“呕吐彗星”——指NASA采用的一种削减引力的飞行器,可以不离开地球大气层,展开微重力条件测试;又比如,在NASA送77岁的约翰·格伦(John Glenn)重返太空的决定中,他曾提供了何种建议。

本文由402cc永利手机版发布于www.402.com,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个在高空,水星游览能或不可能成

关键词: www.402.com 402cc永利手机版